3D打印正成为承载数字时代艺术的新兴载体

在这个技术爆炸的时代,如何体现文化?一些在Twitter上刚写的东西,到Pinterest上就成了旧新闻,最后消逝于Facebook。数字技术的发展呈指数级增长,结果今天的创新到明天就成了冗余。

这正是Ronald Labaco所面临的问题,他是纽约艺术与设计博物馆(MAD)的高级策展人,在2013年底推出了《Out of Hand:Materializing the Postdigital(失控:后数字时代的物质化)》展览。“这个展览计划了两年,”Labaco解释说:“结果到了展览的时候,一些3D打印技术已经过时了。”

上周六在悉尼应用艺术与科学博物馆的展览中,展览负责人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毫无疑问!”Matthew Connell说,他是计算与数学领域的策展人,也是从现在到明年6月的Out of Hand展览的策划者。

艺术家Aki Inomata3D打印的在一个寄居蟹壳上的日本结婚教堂

“我们在展览的谈判过程中有一个顾虑,那就是在材料过时之前能够多快地把它投入展览中。主要问题之一是,你可能决定了要应用某项技术,然后为此支付了大量的钱,但是当你展览的时候却发现,它在下个版本的Windows中却变成了免费使用的东西。”

《Out of Hand》的主旨是探索新的技术,包括3D打印、数码编织和数控(CNC)铣削等,此外他们还探索设计师、建筑师和艺术家使用这些技术的方式。为确保展览的共鸣,或者像Connell所说的“它将比口袋妖怪等最近的热潮要持续得稍微长一点”,他已经将Out of Hand分成了七部分,分别通过应用艺术与科学博物馆的历史收藏进行固定。这一想法是,通过揭示先前的事物,新事物将被铭刻在历史的连续性中。

纽约艺术家Barry X Ball的3D打印塑像作品Envy

例如,Analog to Postdigital部分起始于澳大利亚制陶工人Annie Fraser Mitchell的卷曲粘土花瓶,时间为1930-1935年。关键是,这种技术被用于创建外形已经有几千年了,而今天的工艺只需要计算机驱动,如熔融沉积成型、自由加工或挤出打印,它们本质上是相同的技术。该展区的剩余部分是用类似技术所制造的现代作品。

悉尼应用艺术与科学博物馆的馆长Dolla Merrillees在纽约的MAD看到了《Out of Hand》,他认为这很适合他们的博物馆用来探索技术在许多行业中的影响,尤其是3D打印技术。

它的出现大约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许多大公司用这种方法来生产实验原型,如波音、劳斯莱斯和NASA,这些原型经过完善后,就可以被用于生产金属部件。几年前出现的3D打印技术狂热是由于原来的专利开始到期。随着3D打印机价格的急剧下降,狂热情绪呈指数级上升。人们开始预测未来每个家庭都将配备一台3D打印机。尽管我们现在还没到这个地步,但是该技术因为有可能颠覆传统美学和制造模式而迷住了许多艺术家、设计师和建筑师。

纽约艺术家Barry X Ball扫描了现有的杰作然后将它们重新配置,以创建Connell所说的“对原型的改进”。这个引人注目的半身雕像名为“嫉妒(Envy)”,是仿照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家Giusto Le Court的一个雕带人物所作的。Ball“去掉了某位基督徒的肖像”,Connell说:“他从中得到启示,通过2D的饰带创造了一个半身雕像。”然后他用金色的蜂巢方解石CNC铣削出整个雕像,再安装到马其顿的大理石基座上。该技术使一个新的迭代、一个历史性作品的“改进”成为可能。

艺术家Richard Dupont在俄亥俄州代顿的赖特-帕特森空军基地扫描了他的整个身体。然后他对一系列雕塑进行操纵修改,使之出现变形,有些地方更宽,有些地方更窄,再3D打印出来后。这样当观众在周围移动时,这些雕像看起来会进一步扭曲。这位艺术家说,效果是“平凡但抽象的”。

艺术家Richard Dupont的系列3D打印雕塑之一

洛杉矶的服装设计师Michael Schmidt为滑稽表演艺术家Dita Von Teese设计了一款黑色网状连衣裙,方法是在电脑屏幕上将服装设计覆盖在她优美的身体上。该服装由17个面组成,花了三个月来设计、编码和打印,然后再花费一个月进行组装、上色并装饰施华洛世奇水晶。

一个称职的女裁缝也许可以在一个月内将它做出来,但这就是新技术的诱人力量。

(编译自AFR Weekend)

浏览更多最新、最快、最有价值的3D打印机资讯,请上天工社maker8.com